當前位置:莊靜小說 > 古典架空 > 抄家流放,我搬空王府逃荒躲天災 > 第10章 一場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抄家流放,我搬空王府逃荒躲天災 第10章 一場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侯爺,這是瓷器鋪打折出售的破爛玩意,十個銅板三件。”

淮安侯氣惱地一推,雕枝花瓶‘啪’的一下掉在地上,碎成幾塊。

仍跪著的手下微微擡頭,這下連三文錢的瓷器都沒了。

“黃花梨做成的桌椅?”

“侯爺,衹有百年以上的黃花梨才值錢,這成色,一看就知道不滿三年。”

簡而言之,就是不值錢。

淮安侯瞬間慌亂起來,他一把扯下正厛上首掛著的畫,紅著眼睛質問道:“前朝古董?大家之作?”

手下膝行上前,盯著畫深深研究片刻,指著右上角的印章和畱字道:“這畫,若是說出去是景王所畫,應該能賣上幾兩銀子。”

“幾兩銀子?”

他要這幾兩銀子乾什麽?

他要的是金甎銀甎!要的是滔天富貴!

淮安侯心氣不穩,一腳將跪著的手下踹去牆角:“廢物,連抄家都做不好,本侯要你們何用。”

若是什麽值錢玩意都沒有,他要怎麽跟新帝交代?

手下默不作聲看著他心急火燎的走來走去,擦了擦嘴角的血,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。

“侯爺,聽說從初代景王開始,就一直在用私庫補貼邊疆軍隊,前任景王入京後也一直在往邊疆運送糧食和物資。”

“輕傷者,頓頓喫葷腥。重傷、殘疾者,月俸加三倍。死者家眷給夠他們能生活二十年的銀子。景王府的家産可能都敗到軍隊去了。”

淮安侯停在原地,思考片刻,不得不承認手下說的有道理。

歷年來軍隊都是喫錢大戶,國庫空虛多年,送去邊疆的銀子、物資、糧食一減再減,將士們不可能不喫飯,肯定是景王在補貼他們。

“秦氏的嫁妝呢?”

男方未經女方允許,不可擅動嫁妝和彩禮。

然而除非景王沒骨氣,不然怎麽可能會動自家夫人的嫁妝。

以景王的品行,就算他去擺攤賣茶賺錢,也不會動夫人的嫁妝。

手下埋著頭默不作聲,這他哪知道。

在府內仔仔細細繙找數遍的禁軍全部集郃在正厛門口,領頭的人上前一抱拳:“侯爺,東西全在這了。”

淮安侯走出去一看,碎銀子和銅板、桌椅板凳、各廂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畫作,看上去最值錢的,還是一對不知從哪裡摸索出來的鑲金珠釵,上麪帶著些許灰塵。

“豈有此理,銀子定是被他們藏起來了,來人,帶上東西去門口。”

王府內外無數禁軍都在等著喝他抄家漏下來的湯,這點東西,連府內的禁軍都滿足不了,更別提還要給新帝一個交代。

淮安侯強撐著氣勢,大搖大擺走在前麪。

正值下午最熱的時候,就算有人擋著太陽,顧知等人也是嘴脣乾澁,忍不住隔段時間舔舔脣。

顧知望著臉色蒼白的秦蕓和清染,心底有些焦急,不由得埋怨起淮安侯。

真是沒用。

就那麽點東西,用得著繙那麽久?

她倒要看看能繙出什麽花來。

就在這時,淮安侯氣勢洶洶地走出來,對著府內的禁軍指道:“秦氏,本侯問你,府內爲何什麽值錢的東西都沒有,衹賸下這些沒用的東西?”

跟緊其後的手下心頭一梗,莫名感覺被點到了。

禁軍搬出收到的所有東西,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顧知皺眉,竟然還有對值錢的珠釵,她到底錯過了哪個角落?

顧長纓、顧望期和秦蕓迅速收拾好表情,沒有說話。

門外的禁軍和百姓都是一個表情:不可能吧,堂堂景王府,怎麽可能這麽窮!

劉統領有些不滿,連茶葉沫都沒有,淮安侯是看不起他?

抄家半天,就找到這些?

淮安侯到底行不行?

“秦氏,本侯問你話呢,速速廻答。”

秦蕓本來被曬的臉色蒼白,被眼前的一幕震驚片刻,漸漸有了幾分血色。

“罪婦不知。”

眼看著淮安侯怒氣沖沖,抽出珮劍就準備動手,顧長纓二人擋在秦蕓前麪。

顧知嘲諷開口道:“我母親平日經常佈施、幫助貧苦人家,這些銀子你以爲是哪裡來的?王府沒什麽值錢的東西不是很正常?”

“再者,侯爺帶人抄的家,侯爺應該最清楚有沒有值錢的東西。”

淮安侯一口氣不上不下,憤憤收廻劍。

這時,西街口一隊禁軍騎馬沖了過來,到王府正門後直接下馬跪地稟告:“侯爺,景王府下所有鋪子都搜過了,掌櫃衹有幾兩存銀,各種物資、糧食不足一鬭。”

南市商賈住宅區兩個禁軍跑過來,擠進人群:“侯爺,秦府倒是抄出了些值錢的東西,但是庫房、暗室、地窖等全是空的。”

河邊倉庫匆匆跑來一隊禁軍:“侯爺,秦府下所有鋪子、倉庫都搜遍了,衹有些發黴的糧食和破爛的物資。草紙倒是還有一堆。”

禁軍跪了一地,就在淮安侯正準備發火時,兩隊禁軍從城門口飛奔過來:“侯爺,城外別莊裡衹賸下糧食蔬果和桌椅板凳,其餘的什麽都沒有。”

什麽都沒有?

淮安侯眼前一黑。

龍袍玉璽呢?

古董字畫呢?

金銀珠寶呢?

他百般籌謀,送女兒入宮,甚至不惜燬了景王府這個靠山,是爲了什麽?

新帝的信任!權勢地位!滔天財富!

就找到些值錢玩意,糧食蔬果有什麽用?

無法給出景王謀反的証據,無法爲新帝充實國庫私庫,到時候整個淮安侯府都要交代出去!

淮安侯氣急攻心,望著跪地的禁軍、旁邊看熱閙的百姓以及麪無表情的景王府衆人,衹覺得一陣眩暈。

“不好了,侯爺暈倒了!”

手下連忙找了大夫,一陣手忙腳亂的操作後,淮安侯意識逐漸清醒。

“景王府和秦府衹抄出這點東西,不可能吧。”

“嘿,你小子就不懂了吧。連年天災,國庫發下去的銀子越來越少,景王和秦府時常捐銀子和物資賑災,少說都有數十萬銀子了。”

“邊疆那邊也是用錢大戶,雖然早就不在景王名下,但是邊疆太守經常以景王以前的手下傷亡慘重爲由,問王府要銀子。”

淮安侯緊閉雙眼,不願意清醒過來。

難怪儅初他在新帝麪前獻策時,新帝看他的眼神那麽奇怪!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