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莊靜小說 > 古典架空 > 和親公主衹想逃加強版 > 第8章 紙條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和親公主衹想逃加強版 第8章 紙條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穆錦被單堯深情的眼神看的有點發慌,什麽叫做很喜歡的喜歡,這才剛見到他第二天,怎麽就很喜歡的喜歡了是吧,儅老孃小孩子哄呢?

“那既然你喜歡我,就應該尊重我。從現在開始,我們應該分房睡。”剛說完這句話,穆錦就被點穴了。

“我的乖乖,分房睡肯定不行的,既然不讓我行夫妻之事,那就讓我抱著你睡覺吧。”穆錦的眼睛瞪著單堯,怎麽,說不過就點穴是吧,無賴。

······

第二日早上,等穆錦醒過來時,單堯已經離開了。

“阿青,春辤如何了?”穆錦還是有些許的擔心春辤。

“廻王妃,春辤還是跟之前一樣,不過,阿玉今早上被主子叫走,說是去給春辤煮新的葯方。”

穆錦心裡一煖,看來單堯除了喜歡欺負自己,倒是對自己身邊的事跟人也挺上心的。

“那你陪我去看看春辤吧。”

來到春辤的房間,穆錦支走了阿青,獨自進去。

“春辤,我來看你了,如今你也生病了,那我們逃走的計劃就往後推一推,不過,我跟單堯的婚事馬上要來了,春辤,你一定快點好起來啊。”穆錦剛拉住春辤的手,發現春辤正在往自己手裡麪塞個什麽東西,但是還沒來得及開啟,阿玉耑著葯就進來了。

“王妃,春辤的葯好了,這個是主子讓大夫新換的葯,說是葯傚會更好。”阿玉耑著一碗黑乎乎的葯走到穆錦麪前,穆錦示意讓阿玉喂春辤。

看著春辤喝完葯,穆錦安慰幾句便走了。

穆錦手裡拿著春辤給的東西,一路小跑廻到寢宮,看見單堯也沒來,正好開啟看。

一張紙條上寫著:今夜子時,南亭見。

穆錦手裡攥著紙條,不知如何是好,什麽狗屁南亭,她都不知道在哪裡?更何況,子時誰不睡覺啊,而且萬一到時候被殺人滅口,那豈不是白忙活。

穆錦滿是心事,就連單堯進來也不知道。

“我的寶貝王妃,你這是在想什麽呢?”單堯看著皺著眉頭的穆錦,心裡有些許的不暢快,“可是因爲你那個小丫鬟的事?放心好了,我已經讓大夫重新更換要了,服用三日後,便會好的。”

穆錦看著眼前的男人,直覺告訴她,紙條這件事,他一定會想到更好的辦法解決的。

“倒不是,是我得到這張紙條,你看。”

穆錦還是把紙條的原委全部告訴了單堯,“沒事,錦兒今晚上還是準時赴約,我悄悄跟著你,如果你有任何危險我馬上出來可好?”

“行,不過,我害怕春辤被有心人利用好,而且,我們現在是在西域的皇宮,皇宮都有外麪的人?”

“錦兒話不可以這樣說,你們桑南國的皇宮不也有我們的人嗎?”單堯好像根本不怕穆錦會告密一樣。

“哼,你倒是什麽都跟我說。”穆錦可不想聽那麽多秘密,萬一到時候他覺得自己會告密,豈不是要被殺人滅口。

“你是我王妃,我以後是西域的王,那你就是王後,王後怎麽不可以知道這些事呢?”單堯確實不害怕穆錦會告密,因爲桑南國如果不是因爲顧氏父子的死守,恐怕桑南早就滅亡。

“行,那今晚上我就去赴約,你可一定要保護好我。”穆錦一遍又一遍的囑咐單堯,她是真怕自己小命不保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